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15574865529
  • 13308448273
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工作生涯规划:理念变革

2012-09-06 11:35 来源:湖南考证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:

 


正如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所述,人的需要是从生存、安全、尊重、归属到自我实现的一个逐层满足的过程。就宏观社会而言,社会对“生存”与“安全”的追求要求把人当作生产产品的机器,去推动社会物质的充足和丰富。基于这样一种社会发展,人的职业规划,也就成了产品生产导向的“安排规划”。但是,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,全社会物质总量的巨大积累,人们开始关注更广泛领域的人需求满足、开始要考虑更高层次的需要。职业开始不仅是个人谋生的手段,也是个人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。一个人选择从事哪种职业将直接影响他的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,从而间接影响他对工作和生活的主观幸福感。也就是说,人们开始关注从职业中寻求尊重、归属甚至自我实现的需要满足。而这,也就是“职业”开始向“生涯” (Career) 的过渡。而且随着职业稳定性的降低,人的高层次需要必须从多个角度来加以满足,必须从人的各个生活角色中得以体现。从而关注于物质产品导向的“职业”观念,开始让位于以人为导向的“生涯”观念。

职业规划早在 20 世纪初就开始了。那时社会发展比较稳定,个体一生中的职业变化不大,所以职业发展心理学家更多采用“ occupation ”和“ vocation ”,中文翻译为“职业”。相应地,针对此的工作即为职业规划。那时的职业规划,主要任务就是以工作要求为导向的人员匹配过程。它有一个假定的前提,就是工作对人的要求是固定不变的,如果一个人具有这些工作要求的品质,那么工作会最高效,工作着的人也会感觉非常有成效。注意此处用“成效”两字,说明所有的衡量都是以工作产品为导向的。


从这个角度来定义职业,那就是个人为追求其特殊目的,而从事的活动过程中所承担的所有职位、角色的总称。从这可以看出,职业是工作角色的总和,其目标是为了通过产品生产的实现,更好地满足自己的特定目的。也即,“职业”更多地是处于对人较低层次需要的满足这个层面上的。
 

职业突出的是事业或某个具体的行业,而生涯更注重发展性,强调以人的需要为导向的职业变化过程 ( 龙立荣 , 2002) 。可见人的生涯不仅仅指某个具体的职业或行业,它更是生活的一种新状态描述。


Jepsen 和 Gelatt 在 1974 年提职业生涯决策模型时,最早提出职业到“生涯”的转换。之后,生涯发展的内涵逐步被广泛认可。牛津字典里生涯的本意是:“两轮马车,引申为道路,即表示为人的人生发展道路,或发展途径。”生涯包括个人一生中所从事的工作,以及其担任的职务、角色,但同时也涉及其它非工作或非职业的活动,亦即个人生活中食衣住行育乐各方面的活动与经验 ( 林幸台, 1987 )。另外还有许多学者对生涯进行界定。其中 Super 的生涯界定更能形象地说明生涯与生活的统一:生涯是生活里各种事件的演进方向与历程,统合个人一生中各种职业和生活角色,由此表现出个人独特的自我发展型态;生涯也是人生自青春期以至退休之后,一连串有酬或无酬职位的综合,甚至也包含副业、家庭、和公民的角色等等。后来薛恩 (Schein) 在 1978 年时,更加宽了生涯的广度,说人生的生命历程,是由三个旋律所交织、激荡而成的,这就是:①工作、职业或事业;②情感、婚姻或家庭;③个人的自我成长和身心发展。


也就是说,生涯的成功,必须包括着广泛的满足感。有一项针对哈佛商学院毕业生以及一些成功专业人士和 90 多位高级主管的研究表明,持久的生涯成功包含有四个最基本的构成要求:①意义:感觉自己对所关心的人产生了积极的影响;②快乐: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愉快或满足;③成就:你取得的成绩超过了其他人苦苦追求的类似目标;④传承: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并取得成就以帮助他人获得未来成功的一种方法。而且这四个方面又必须是在自我、家庭、工作和社会各个领域里都有所体现的。总之,生涯规划,应该是对生活满意感的全面规划。


曾几何时,生涯规划演进成现代人必修的人生学分之一了。在美国,有一本以生涯规划为主题名为《降落伞的颜色》 (The Color of Parachute,1983) 的书,曾是销售史上仅次于圣经的第二畅销书。由此可见,中外人士对于生涯规划的重视可见一斑。无可讳言,我们一生中,最精彩的时间和岁月,都投入在“工作”上。因此,工作品质的好坏,直接影响了我们的幸福。所以,关注生涯的发展,其实就是关注人生活的满足与幸福发展。


当然了,上面介绍说明的是国际背景下的理念变革。就我国的实际发展而言,“职业规划”的兴起也才是近几年的事。而且之所以这个“运动”被推行,也是因为 20 世纪 90 年代,我国开始对高校毕业生就业制度进行改革,由原来的国家“统包统分”改革为“国家指导、自主就业”的制度,越来越多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学生开始走向人才市场,寻找适合自己的职业和工作岗位。并且与此对应的,全球目前普遍存在着就业紧张的问题。近年来我国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逐年下降。教育部统计, 2001 年 -2003 年,毕业生在 6 月份的初次就业率每年以 5 个百分点速度下降。而今后几年,普通高校毕业生将保持大幅度的增长,就业压力进一步加大。根据前几年招生数据推算: 2003 年为 212 万人,较上年增加了 67 万,增幅达到 46.2% 的高峰。 2004 年毕业生为 280 万, 2005 年为 340 万。这是我国“职业规划”初动的力量来源。


总之,这种“职业”层面的满足成为当前社会的一个巨大使命。于是“职业规划”开始兴起。其初衷也是为了以“职”为容器,去寻求或塑造可以容于此容器中的人。也就是说,在当前我们的“生涯规划”还只是社会的一种说辞,其内涵上还是以“职业规划”为实质的。比如,有许多打着“生涯规划”的讲演都是请社会上所谓的“成功人士”来现身说法,分享他们如何在工作上出人头地的经验。


那么,在此提出一个在我国似乎尚属超前的观念是否有意义呢?回答当然是“有意义”。原因之一、现在广泛存在于学校的就业指导,都是以就业率为导向,努力在把毕业生推到一个个职位的“容器”中。但是,这种初期的“就业”之效,往往会因为这个“容器”并不能带给毕业生以“生涯”的满足,从而产生“先就业,再择业”的观念,使得企业单位人员流动频繁。更甚之,这种流动往往都是起因于盲目的“生涯”不满足,而且依然是以“生涯”不满足为段落。这种盲目性带来的社会与个人的浪费,是难以估量的。所以,在这个意义上,如果能够让社会大众认识到“生涯”的内涵,并且从更宏观的“生涯”角度去衡量职业,可能更有目标性。比如,毕业生如果认识到,工作并不是全部,生活里还要有情感的满足、婚姻的满足和家庭的建构,同时还要考虑到个人自我成长与身心发展。那么,他们就可能会更慎重地选择自己的职业流动性,以一种平衡和谐的追求去“经营”自己的职业发展。如果,学校的老师认识到生涯的广泛内涵,他们更可能会早一些从发现学生的追求、发掘学生的潜力等诸多角度,鼓励和帮助学生早早开始探索自己的生涯追求,而不至于到了毕业时都纷纷不知所措地自欺“先就业,再择业”。


其二、全面的“生涯”观念的引入,也可以很好地引导社会大众科学地看待自己的职业选择。比如前面举例说明的“成功人士”的现说法,其实都只是个人“成功”的可能性而已。而且,这些成功人士的所谓成功,也可能只是限于工作领域。而这都与全面的“生涯”成功内涵有差距。由此,从生涯的层面看成功人士的榜样作用,是需要听众去鉴别,并有选择地模仿和学习的。另外,在社会上还有一些生涯规划人士,并没有从广泛的生涯内涵给来访者指导,更多只是落脚在“规划”层面,使得规划成为一种外在决定的“专家建议”。当然了,这些建议中包含了丰富的经验总结,也可能会给生涯困惑者带来立竿见影的生涯发展。但是,基于前面的分析,如果生涯被局限在职业指导,那么一些选择方面的“冒险”之后,消极的后果却可能引发更大的生涯困惑。要认识到,如果一旦“投资”失败,惨痛的教训只能自己承担。而如果一个人明了生涯的内涵,那么他就会综合全面地考虑自己的选择,最终做出自己可以负得起责任的积极选择。也就是说,从生涯的角度去思考,来决定职业的定位与选择。


既如此,那么需要很好地推广“生涯”的内涵。新兴热门职业预测表明,在 21 世纪,职业规划师是热门职业。但是,只有社会大众都能够有一个全面的“生涯”自我认识,“职业规划”的实效性才能真正发挥出来,否则就只能是单方向的职业指导而已。


更多

冷月建站

湖南自考培训网

 

 

相关报道